bodu.com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铁笔其人

                                   铁笔其人
                                                      
铁笔不叫铁笔,铁笔是他的笔名.铁笔本名叫王必杰。
必杰的名字是铁笔爷爷起的。
看这名字就知道,铁笔爷爷是读过一些书的,说不定在科举时代不是举人也是个秀才。
看得出,铁笔的爷爷当年给他起这个名字是奇托了一些希望的。
    是的,的确如此。
铁笔出身在湖南安化一个鸟都不拉屎的山沟里,世代都是农民,爷爷的爷爷是,爷爷也是,父亲还是。
到了铁笔这代,爷爷希望他能走出这鸟不拉屎的大山。改变面朝黄土背朝天,土里刨食的艰辛生活。做一个城里人,吃公家饭。
城里人在他爷爷的眼里。是神秘而优秀的。所以就叫他必杰。只有杰出的,才是优秀的。
铁笔还没有到上学的年龄,爷爷就给他准备好了上学的书包。爷爷知道,不读书是绝对不能杰出的。
铁笔没有辜负爷爷的厚望,读书很用功,成绩很好。特别是作文,每次都能当范文。爷爷常常骄傲的对左邻右舍说:我家必杰那是文曲星下凡,将来肯定是有出息的。
八十年代初,中国的农民还很苦。但已不像七十年代朝不保夕,吃了上顿没了下顿。虽说是能吃个饱饭,但要拿出现钱去做个什么事。是要精打细算,划算了又划算才能凑齐的。铁笔每学期开学时的学费就让他爷爷和父亲最头疼。
初中毕业,铁笔只好直接考了中专。好早点出去工作,减轻家里的负担。
铁笔中专毕业时,大学生已不再是时代的骄子了,他这个中专生就更不用说了。
铁笔靠读书变成城里人,吃上公家饭的愿望看来要落空了。
中专毕业的铁笔,像爷爷的爷爷一样过起了种几亩薄田。住三间茅屋的农家生活。
爷爷望着他时常唉声叹气。
八十年代的文学风,已不像七十年代强劲有力了。很多文学青年都弃文经商。留下了那条路让别人去走。而铁笔却检起别人扔掉的笔,做起了文学梦。
铁笔的想法很简单。做生意没本钱,写文章人只要一支笔几张纸就可以了。
一日。铁笔上了一趟街,做了他走文学道路的第一笔投资,十元钱买了几刀稿纸和笔。
铁笔高兴得像孩子似的,回到家毕恭毕敬的坐在书桌前,摊开崭新的稿纸,伏下身去,闻着油墨散发出的书香味,那个陶醉的样子,仿佛他已看到自已辉煌的未来。
陶醉过后。铁笔沉思良久,在稿纸上庄重有力地写下了他的笔名:“铁笔”.
从此。铁笔每每铺开稿纸,总是先把铁笔的笔名写上再标题。尔后才作文,可见铁笔是下了决心,要为这个笔名奋斗终身的。
铁笔投出去的文章似乎不像这笔名一样铁,而是变成了泥牛。当然也就入海无消息了。
铁笔的爷爷有些失望,再也不在村里提铁笔是文曲星下凡之类的话了。
铁笔抓住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成了乡政府“吃公家饭”的人。爷爷在村里的腰杆又硬起来了。
铁笔其实很清楚,自已只不过是乡政府计划生育工作队的一个临时工。计划生育高峰一过,工作队很快就会解散。
其实铁笔不仅仅是写些云里雾里的锦秀文章,他还是很有心计的。
在乡计划生育工作队其间。很多头脑简单的二百五。为了能成为正式队员,一个个积极扒瓦、拆屋、赶猪、挑粮弄得乡人一个个咬牙切齿。
而铁笔不干这些。只是远远的观看,晚上躺进蚊帐里用他的铁笔写出了一篇又一篇关于乡计划生育工作成效如何、如何的报道。
乡长和计生队长看了他的报道。一个个笑得眼睛睐成了一条线。大夸铁笔你就是我们乡的铁笔。
他这样既不得罪群众也讨乡干部喜欢,看来铁笔还真有两下子。
不久计生队不要那么多人,要解散了。乡长舍不得把铁笔也解了,就将他留在了乡政府办公室做个文书。
终于留下来了,铁笔兴奋得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基层乡政府的工作、生活条件一般都比较差。可铁笔只要有一张桌子,稿纸和笔就可以了,想起两元钱买稿纸都要划算的日子他已经很满足了。
乡长果真有眼光。过去落后,经常挨批的乡,那一年居然评上先进了。乡长还是那个乡长,书记也是那个书记,班子还是那套班子,唯一输进来的是铁笔这滴新鲜血液。
大家都清楚铁笔笔杆子里能出成绩。
一个普通的工作,普通的人和事在他的铁笔下。居然提高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高度。原先几年难得在媒体上看到一块豆腐干报道的乡政府,居然在省级、市级、县级媒体频频报道,出人头地,风光无限。
在铁笔的笔下。只要是发生的事件都是有新闻价值的。用他的话说,关键是怎样选准一个角度,怎样去挖掘,怎样拨高。
一日,铁笔伏在乡镇府那张只有三条腿的办公桌上,绞尽脑筋在“挖掘”“拔高”。
突然摇把子电话振耳响起。铁笔拿起电话,一个沙哑陌生男人的声音。至今在他看来。那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
还记得那种感觉。像一个美丽的春天。
“你是铁笔同志吗?我是县法院某某。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同志。现县法院缺一个办公室主任.你愿意到县上来工作吗?
铁笔一下懵了,彻底懵了。
过了很久铁笔才缓过神来.想想某某是半年前,从法院到乡镇来搞“社教”的社教队长。当时铁笔写了大概有45块豆腐干大的一篇“社教”工作的报道。在省报发表。社教队长拿着报道看了又看。爱不释手.嘴里还“人才”“人才”的念着。
就这样铁笔辉煌腾达地坐上了县法院办公室那把胶椅。
从此铁笔爷爷在村里的腰杆更硬了。用山民的话来说是“朝里有人”了。
不久又发生了一件事.更让铁笔的爷爷脸上有光。
一日。铁笔从县上带来了一个如花似玉,美若天仙的姑娘回来,说是女朋友。
山民啧啧称奇。看着长大的必伢子,本是不多言语。甚至看上去还有些笨笨的,其貌不扬,身材、个子更是一个二等残废。用山民的眼光看,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怎么这伢子有什么魔法,带这么个天仙老婆回来呢?
爷爷看出了大伙的心思,便嘴里不停地念“书中自有颜如玉”。
是的“书中自有颜如玉”.
说起颜如玉还有一段故事:
这颜如玉那可是铁笔得来的奖品。有奖彩电、奖汽车、奖钱、奖物哪里有奖人的!鬼扯。
事情是这样的。一日,铁笔被安排到林业站采访一个先进人物。结果先进人物的事迹,没让他彻夜难眠。而林业站的会计妹子却让她寝食不安。
在一段辗转难眠的日子过后,铁笔决定挖空心思向黄巧红发起进攻。
铁笔整理了厚厚的一本自已历年发表的锦绣文章。惴在身上.以再落实先进人物事迹为由,第二次造仿了那个林业站。
这是一个冬日的周末,先进人物不在。其他人也回家享受工作之外的幸福生活去了(当然这是铁笔预谋的)。只有还没成家的会计黄巧红。响应站长号召。以站为家。坚守着革命工作岗位。
黄巧红父亲是县里一个不大不小的干部。自已长得也漂亮,所以平时高傲得像一只花母鸡,许多追她的小伙子都讨了个没火抽烟尴尬。
铁笔的到来也没有让黄巧红热情多少。只是冷冷的倒了一杯茶,告诉他先进人物不在。
铁笔木纳地显得很尴尬.小心翼翼地说:“我找你聊也可以.从侧面了解的材料更真实一些。”
“上次不是聊过了吗?
“上次聊的不够透彻,不够深入。”
“你要深入到哪里去呢?”黄巧红轻蔑的瞟了铁笔一眼。
他们就这样“深入”地围着火聊了起来。
黄巧红不觉的木炭加了一轮又一轮...
渐渐的黄巧红瞟铁笔的眼神带了一些温柔。铁笔此时恰到好处的拿出了他精心准备的“宝典”铁笔剪报作品集。
翻着铁笔剪报作品集,黄巧红完全被铁笔的才气征服了。说话的声音颤抖而无限温柔。
“笔哥。我想拜你为师,你收我这个学生么?其实我也很喜欢文学的。”
铁笔一听有门,本想说一堆很愿意之类的废话.突然话锋一转:
“你知道书中自有颜如玉这句古语吗?你看我这么努力、这么勤奋、这么...你不觉得你应该站在革命青年的高度上,为我这个积极向上的革命青年,打打气或奖励我什么吗?
黄巧红不光漂亮还是个极聪明的姑娘,当然一下就听出了铁笔用诙谐的语言表达的弦外之音和智慧。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在铁笔写了N封,酸不溜湫的表决心、树雄心、立壮志的情书后,黄巧红为了提高革命青年的工作积极性。也为了说明“书中自有颜如玉”这句古语是正确的,决定把自已当奖品,奖给了铁笔。
转眼铁笔在县法院工作有几个年头了。县法院的成绩有目共睹,因为铁笔的报道文章一篇又一篇的见绪报端。
日子久了,写文章和颜如玉对铁笔来说渐渐的失去了新鲜劲。
一日。铁笔望着法院办公室的破天花板上那把锈迹斑斑的电风扇,慢悠悠,吱呀、吱呀艰难的转着。想起自已生活和工作犹如这电风扇一样。很难转出个头。
“书中自有颜如玉”不错,但前面还有一句“书中自有黄金屋”哩,在这穷乡僻壤的县城,每月拿个千儿八百的工资,别说金屋就是弄个矛屋也难。
到省城去会怎么样?
铁笔开始想辙了。到省城去工作成了他的下一个目标。
一无脚路。二无靠山。到省城去工作在一般县级干部的眼里比登天还难。
铁笔也一样。但铁笔有铁笔的办法。
铁笔如法炮制,整理了法院工作的十几篇,具有典型意义的剪报。又潇潇洒洒写了一封自荐信。复制了十几份。用法院的大档案信封袋,向省城长沙的一个个法院寄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是一个真理。
不久铁笔同时收到了几个法院的回信,说愿意试用他。
铁笔跑到院长办公室请辞。院长目蹬口呆。缓过神来后,头摇得像货郎鼓一样。
晚上铁笔只好提了一块七八斤重,自已都不舍得吃的老腊肉,到院长家去攻关。
从进门到出门铁笔都觉得无地自容。只想快点离开院长家,好几次要不是铁笔自诩为读书人的话,真想说出:院长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院长知道铁笔,走是铁了心的了。意味深长的说:“不是刁难你,我是舍不得你走哇!
出门时院长收下了铁笔送的老腊肉,但坚持回送了两瓶茅台酒。
铁笔要进省城法院的消息很快全法院的人都知道了。都认为他“朝里有人”,人人投来即羡慕又嫉妒的眼光。
一个副院长还来到铁笔办公室(平时都是叫铁笔到他办公室)说了一些恭维之类的话后。话锋一转。要铁笔进省城后不要忘了在县里一起战斗的同志们。言下之意就是自已也想挪动,挪动。
铁笔不语,只是憨厚的笑着。
铁笔给人留下了一大堆谜团,带着高深莫测的神秘到省城来了。
到省城法院,铁笔一如既往的努力工作。时常通达旦工作,很快得到院领导的好评。
然而,好景不长。铁笔在省城法院还没有站稳脚根时,要他上来的院领导却翻船了。且问题还很严重。
那些时日,铁笔犹如惊弓之鸟,忐忑不安。自已还在试用期内,生怕新来的院领导不分清红皂白就要他转铺盖走人。
不久新领导春光满面的走马上任了,在知道了铁笔的情况后。果然戴了一幅有色眼睛看他。
一日。新领导快下班时。通知铁笔他明天要开一个上任大会。要他写一个发言稿,字数不少于5000字,早上上班时交给他。
铁笔知道这是新领导考他的文笔和工作效率。看看铁笔是不是“关系户”。
铁笔爽快的答应了,这类八股文式的发言当然难不倒他。但也没摸准新领导的脾性,怕也走偏。
第二天铁笔将5000字的发言稿交到新领导手中时,紧张和不安写在脸上。直到开会开始,新领导拿出发言稿一字不差的念起来时。铁笔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铁笔知道,他在新领导面前的第一关总算过了。
为了在新领导面前再树一个好形象,铁笔又连续折腾了几个晚上,写了一篇关于《法院工作的思考和建议》洋洋洒洒近万字,交到新领导手上。
新领导初来乍到,对全院情况还是很陌生的。这篇《法院工作的思考和建议》如及时雨。院长如获宝典,在第二次开全院大会时,院长点名表扬了铁笔。
铁笔心里乐开了花。知道自己在新领导面前的形象已经立起来了。
不久在新领导的大笔签署下,铁笔终于正式成了省城法院的一名法律工作者。
N年过去了。
铁笔努力工作,为“书中自有黄金屋”仍然奋斗着。他像燕子含泥一样,靠工资和稿费筑着他的“金屋”。
如今“金屋”算是有了。虽然比不上“阿娇”的,也是复式的还算过得去。
写完了上面这些文字,看看铁笔其人,揭开了他的人生奋斗史。有些人可能会说:铁笔没什么了不起的。只不过是一个投机占营之徒罢了。
我却不然!铁笔只是我们千千万万的小人物的一个,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不断地努力拼搏。在适当的时候推销自已。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天,都何尝不是在尽力地向别人推销自已?希望得到他人的承认呢?
想到这些,在我心里不免对铁笔又多了几分崇敬。
窗外的雨下个不停,我望着窗外的雨丝感憾万千。铁笔这个农民的儿子,憨厚而执着的形象,在我的心里越来越高大起来。。。。。。。
 
                                         20108月于长沙
 
 
分享到:

上一篇:第十四批(2010)作者的论文已通过

下一篇:第十五批(2010)作者的论文已通过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lwh331
    lwh331 : 希成兄的稿子,很老到

    2010-12-07 16:04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