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陈 审

 

   

李稳华

 

陈审这个称呼,由来已久。那时陈审在车间当小组长,为人耿直,刚正不阿。一个夏天的夜晚,陈审和几个工友聊天,有人说:现在单位不景气,厂长号召职工勒紧裤带子搞生产,自己却在省城住一百多元一晚的房间,这样下去,厂子不垮才怪哩!

陈审最见不得这种事。第二天,他便邀集几个职工代表,说明原委,提出要查厂长出差的帐。职工代表觉得这事非同小可,说是要事先跟其他领导打招呼,听意见。陈审不同意:先暗查一下,责任由我承担!

出人意料的是,经过几天查询,却怎么也找不出厂长有上百元一晚的住宿发票。莫不是厂长将住宿费化为其他东西报销了?可是,查来查去厂长一没报销过烟,二没报销过饭菜发票。似乎不会住一晚上百元的房子。于是,陈审复找那位工友核实情况,谁知却是那人张冠李戴搞错了对象,厂长住的房子每晚只有10块钱。

这一来,有些人就为陈审捏了一把汗,可更加出乎意料的是,厂长并没有为难他。从此,职工们便调侃似的喊他叫陈审

说起来,这是10年前的事情。

10年后,审计专业函大毕业的陈审,被厂长任命为审计科科长。陈审上任后,如鱼得水,大胆施展平生所学,对厂属车间的财务进行了全面审计,发现了一些诸如私设小钱柜、乱挤成本、虚增利润等问题,并报请厂委会作了处理,因而赢得了铁面陈审的美称。

一天下班后,陈审板着脸,一句话不说,也不吃饭,只一支接一支地抽闷烟。老伴忍不住问:你今天怎么啦,饭也不呷,到底是哪个借了你的壮谷还给你瘪谷呢?

哼!真是冒得名堂!冶炼车间去年亏损40万元,却给每个职工发了1000元节约奖,这是那门子逻辑嘛?陈审狠狠地掐灭手中的烟,坐到餐桌前,若不叫他们在今年的工资总额中扣回来,我就不姓陈!

嗨,我以为是哪个得罪你了,拿饭出气哩。老伴给陈审盛了一碗饭,递过去:冶炼车间的主任是厂长的小舅子,你要考虑考虑啊!你能有今天,还不是厂长一手提拔,你可千万别落个恩将仇报的骂名哟!

陈审将碗往桌上一顿  只要是违反了财经纪律,莫说是厂长小舅子,就是天王老子我也要审!

陈审老婆深知丈夫的个性,也就不再说什么。

在里屋看书的女儿听见老爸发脾气,便出来向母亲问缘由,当她悄悄地从母亲那里得知是怎么回事后,便笑嘻嘻地问陈审:爸,你想不想我毕业后就参加工作?

当然想呐,望女成凤嘛!陈审视女儿为掌上明珠,见女儿说话,气消了大半,再说,等到你上班有了收入,也好孝敬我和你妈啊。

可是,现在你们厂除了冶炼车间还没满编可以进几个人外,其他部门都是满员呀!如果进不了冶炼车间,谁知还要待多久的业?说罢,话锋一转:爸,别的同学的父母都在帮他们活动,你也帮我活动活动嘛!

——你不是叫我为难嘛。陈审见女儿提到这事上来,心里有些不快。

你爸呀,还帮你活动嘞,他这不是正要去审计人家嘛!

老爸,这可千万使不得!女儿耍起了小姐脾气:你不去帮我活动也就算了,可你却还要去得罪人家,这不明明是要砸我的饭碗嘛!

乱弹琴!陈审做事向来不放弃原则,这怎么能混为一谈哩?再说,这次冶炼车间进人,是要进行考试的,考上了,他们不会不要,没考上的话,你想进也进不了。你要我不去审,那不是想砸我的饭碗嘛!

如果坚持要审,只怕砸你饭碗的是你自己!

女儿说罢,气嘟嘟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晚,陈审辗转难眠。自己退休时间一年比一年近,不能不为女儿作一些打算。将来老了,不靠女儿靠哪个?再说,在位时不栽花只栽刺,下了台也没好果子吃。但思前想后,内心又很矛盾。今天是怎么了?平常做事怎么没有这么多顾虑,想做就做,不见有这么多的婆婆妈妈。陈审想,自己不就是因为秉公办事,才被厂长提拔到现在这个位子上来的吗?如果厂长变了,自己丢了乌纱也没什么可惜;如果厂长还是从前的厂长,他一定能理解我、支持我。想到这里,陈审内心掠过一阵轻松,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陈审迈着坚定的步伐,朝冶炼车间办公室走去。

一个星期后,冶炼车间的问题终于得到正确处理,陈审也松了一口气。但似乎又不幸被女儿言中,消息传来,陈审将被免去审计科长职务。女儿也因考试成绩离录取线差5分而被冶炼车间拒绝之门外。

女儿进不了冶炼车间,陈审虽然内心上有些歉意,觉得对不起女儿,但于理还是说得过去的。倒是自己无缘无故不明不白地将被免职,心里着实有些想不通。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左思右想后的陈审正准备去找厂长问个究竟,刚拉开房门,厂长却朝着自己家门走来。

老陈,搞么子去?

正想找你哩!

有事?

还是你先说吧,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厂长说:噢,是这样的,上周我因急着去省城参加一个招商引资洽谈会,还没来得及与你通气。最近,厂里党政工三家领导作了研究,决定调整一下你的工作,让你协助我专抓全厂的经营管理,以便发挥更大的作用。现在给你打个招呼,过几天就会发文。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没,没事!陈审的脸涨得通红,不知是因为第一次说谎还是因为误解了厂长……"

                                                                   (原载中共湖南省委《当代党建》1996年12期)

分享到:

上一篇:第一次炒老板“鱿鱼”

下一篇:靠 山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